金衛東董事長

大師白迪亞

作者: 金衛東 來源: 發布時間: 2019-07-09 08:42:24 浏覽: 2475 字體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飼料科技與經濟編者按》:中國飼料行業正在整合中趨于成熟,數量上看我們即将在全球首屈一指,但企業的質量、管理的效率、戰略的高度、企業家的品味仍然有待提高。才高氣盛的禾豐董事長金衛東剛剛去尼泊爾參加完合作夥伴白迪亞(Vaidya)先生的葬禮,按約接受本刊采訪,約定内容之外情不自禁地回顧了他與這位異域企業家的結盟曆程,聽來頗受感染,遂買椟還珠決定發表這個采訪内容,以飧各位追求成長而不放棄原則、關心财富更注重情誼的讀者。


大師白迪亞

記者:羅芳菲  口述:金衛東(于2011年4月24日)


邂逅

過去的三個年度我沒有去尼泊爾,盡管那裡有禾豐的合資工廠,因為我有好夥伴白迪亞(Vaidya)先生;在剛剛過去的三周裡我兩次去尼泊爾,是因為白迪亞(Vaidya)先生病危病逝,他是我人生的導師,事業的知音。

2003年秋,我應邀參加中國企業家代表團出訪南亞,首站就是尼泊爾。當年的中尼企業家論壇中方共有20家企業參加,選5家最大企業代表發言,禾豐規模太小沒有機會,參加會議的尼方企業家個個都講流利的英語,對與中國企業合作抱很高的期望,5名發言的中方企業家都不能講英語,每個公司的業務分别是紡織、鋼鐵、建築、化工、制藥等等很不相同,翻譯也因不懂專業而導緻交流極不順暢,失望之下當場尼泊爾的一個企業家直率地說“中國這麼發達進步,沒想到中國大企業家受教育程度這麼低”。這等于在說你們國家的财富都掌握在不合格人的手裡,我們代表團團長坐不住了起身過來問我能不能講?我肯定地回答後我立即被安排發言,這樣我就用英語介紹飼料工業以及我們禾豐企業,我指出“你們國家目前貧窮落後,一定要大力發展畜牧業。尼泊爾2000多萬人口,這麼大的土地面積,有巨大的市場潛力,我們兩國世代友好,在國際事務中貴國始終無條件支持中國,目前尼泊爾連一個飼料廠都沒有,我是做飼料的專家,你們國家要是歡迎我,我就來投資,也願意與各位合資經營,如果你們希望自己做飼料,我就幫助你們,無償地提供技術支持,”

白迪亞(Vaidya)先生的長子蘇拉茲(Suraz)作為尼泊爾工商聯副會長參加了論壇并立即把我的情況報告給父親,老先生通過中國大使館要求一定要見我一面,在我2個小時後就要離開尼泊爾的時間裡我乘坐使館專車造訪白迪亞(Vaidya)先生,拉開了合作的序幕。

尼泊爾是一個貧窮的國家,但是一進白迪亞(Vaidya)家大院,仿佛從貧窮的非洲一步跨進了發達的歐洲,進入辦公室與他談了十分鐘,老人站起來一下把我抱住,他說“金董事長,我一直在等你。中國是個偉大的國家,我很希望和中國人合作,但是之前的幾次合作因為溝通障礙都不是很愉快。我年過70了,很悲傷擔心今生沒有機會和中國人合作了。當你進到我房間,你的面部表情和談話内容都告訴我,我等的人終于來了”。盡管他如此認可,我仍心存疑慮,尼泊爾是個以印度教為國教的國家,我擔心彼此的價值觀差距太大。會談後他執意請我吃飯,在日式餐廳我點了一份牛肉,當牛肉端上來之後,我發現我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因為印度教裡牛是神,尼泊爾人不允許吃牛肉。我趕緊道歉“I am sorry Mr. Vaidya. I forget your religion”(對不起,我忘記了你的宗教信仰)。老人夾起一塊牛肉放進嘴裡說:“No. What is religion? Religion isn’t the way to tell us not eating something, but is the way of life”(不,宗教不是告訴不吃什麼,而是生命的态度),他這個舉動堅定了我與他合作的決心,我覺得他是個理性的現代人。

決定投資尼泊爾我們内部分歧很大,很多股東說不能投!尼泊爾政局不穩經濟落後,中國這麼大,依然有巨大的發展空間。也有些股東說應該去,越危險的地方,機會也越多。尼泊爾的反政府武裝是毛派共産黨,他們對中國人是不錯的,我們的歐美競争對手不敢去投資,最後我決定冒這個險,其中主要因素就是我認為合作夥伴白迪亞(Vaidya)先生非常好。


大師風範

尼泊爾是一個介于中國與印度之間很特殊的國家,兩千多萬人口,東西狹長2000多公裡,南北狹窄約100公裡,在這100公裡内從中尼邊境的喜馬拉雅山到接近海平面的印尼邊境有八千多米的高度落差,導緻尼泊爾有非常多變的氣候,同一季節當南方的椰子香蕉成熟時,北方蘋果葡萄也在收獲,當你在炎熱的加德滿都遊泳時,擡頭看到雪山就在泳池的邊上。白迪亞(Vaidya)先生是尼泊爾的巨富,有傳奇般的人生,他上過美國《時代》雜志封面,博士畢業後在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書,棄文從政擔任過外交官常駐菲律賓,然後又投身商業取得巨大成就,是豐田汽車尼泊爾總代理,40年間他每年參加豐田企業的年會與豐田家族建立了特殊的友誼也因此積累了豐厚的财富;除了代理各國汽車業務外,他的商業活動還包括建築業、茶葉加工出口、IT産業等等。他在尼泊爾享有極高的威望,與國王、與政要、與精英階層,與各國使節均有和諧融洽的長久關系,中國大使館官員告訴我在他們國家超過一米高的孩子就知道白迪亞(Vaidya)。首都加德滿都動物園是他捐建給國家的,尼泊爾軍隊的飛機都是他從國外買來的,尼泊爾所有公路的信号燈系統都是他捐的。他個性堅強愛憎分明,是個堅定的愛國者,像大多數尼泊爾人一樣對中國十分友好對印度卻有複雜的戒備心态。

禾豐的管理者大多雄心勃勃,大家覺得既然要投資我們就要控股70%,帶着這樣的框子我們開始談判。白迪亞(Vaidya)先生微微一笑說“禾豐可以占70%股份,但是我提議在最初的三年,我們雙方各占50%。因為最初的三年風險很大容易虧損,我不願意讓我的朋友虧損,所以讓我們多投一點錢。3年後如果我們這個企業盈利了,你們覺得好,我就退出20%,這樣好嗎?”我方參加談判的人,當時都無地自容。第二項内容讨論誰當董事長和總經理。我方提議第一屆由他擔任董事長,我方委派總經理,第二屆我方任董事長他們派總經理,以後按此規則每屆輪換。白迪亞(Vaidya)先生又微微一笑說“金董事長,如果因為尼泊爾的國情我比較了解,第一屆董事長由我擔任有利于企業發展,我接受這項安排,從第二屆往後,董事長就永遠由您來擔任!因為我已經老了,你更有資格,我完全相信你。至于總經理我認為他是為雙方共同利益服務的,誰擔任都行,可以是禾豐的人、可以是我家族的人,也可以是外聘的美國人、英國人、印度人,我看誰适合就由誰來擔任,不必輪換”。接下來要寫商業計劃書,當時禾豐沒有人會寫國際标準的商業計劃書,我們隻會寫可行性研究報告。我們拿出寫好的一頁英文,白迪亞(Vaidya)先生說這不是商業計劃書,商業計劃書要詳盡分析投資、回報、市場、資源等等。最後老先生自己親自完成了我們合資企業的商業計劃書,文字簡練邏輯清晰,每一份都裝訂精美我愛不釋手。合資後事業進展順利,幾年内我們又建立第二、第三家工廠,盡管我們有權利再買回合資企業20%的股份,但由于合作非常愉快我們決定不增資了保持雙方股份均等,後來當事業進一步發展的時候,他的小兒子提出雙方對等增加資金投入的合理要求,彼時禾豐投入到其他項目很多資金,我們量力而行決定禾豐暫不增資,同時為了保證企業發展同意對方單獨增資并因此增加在我們合資公司中的持股比例,為此雙方在北京簽定了正式協議。兒子回去向父親彙報,已經在家養病的父親馬上把小兒子訓斥一通:“禾豐在我們困難的時候和我們合資,現在合資企業掙錢了,怎麼能讓他們減少股份呢?”他堅決反對改變股份比例,堅持禾豐持股不能小于50%,資金問題靠貸款解決。當他兒子發郵件向我彙報這些的時候,我們非常感動。

這次的合資是禾豐發展中的第一次與外國企業合資,這次合資讓我學到比精明更重要的是開明,比客觀更重要的是達觀。這次成功的合資,使得後來我們和俄羅斯企業的合資、和荷蘭德赫斯(De Heus)公司的合資更加順利。


永遠的懷念,持續的影響

兩年前他突發腦瘤生命垂危,後在英國手術後狀況恢複良好,今年初病情惡化,3月21日我前往探視。剛下機場我感覺加德滿都比往年更加寒冷,或許衆神是在告訴我,我将失去生命中的某樣珍貴的東西。他已經失去知覺20多天了,我坐在床前握着他的手跟他說話“很抱歉,我應該更早一點來,都怪我,本來去年就應該來的,但是我修改了行程,非常抱歉。”突然間我感覺到他的手動了,慢慢地把我的手抓緊,似乎在告訴我,不要這麼說、不必這麼說,我知道他有感覺了,又繼續跟他彙報我們事業的進展、下一步的打算等等,非常奇怪的是他突然睜開眼睛了,盡管還是不能說話,卻在努力地看着我,靜靜地聽我說,我無比地珍惜這一分一秒的對話時間,同時在心裡向佛祖釋迦牟尼祈求着他的平安。4月1日我回國的時候,正值他大兒子蘇拉茲(Suraz)競選尼泊爾工商聯主席,我承諾一旦他當選,我一定過來祝賀!4月 17日蘇拉茲(Suraz)當選,18日白迪亞(Vaidya)先生去世,19日我再次抵達尼泊爾,既是給老先生送行,也是給他兒子祝賀。我和白迪亞(Vaidya)先生有三十幾歲的年齡差距、有截然不同的教育背景、截然不同的宗教背景、截然不同的國家背景,但是我們好像前世結緣的默契兄弟,回想起來非常幸福。想到他的過世就非常悲哀,好長時間這種陰影揮之不去,淡淡的,不是流淚的,而是那種心中的憂愁傷感。

他的四個兒女都從西方留學回來。大兒子蘇拉茲(Suraz,意為太陽)在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獲得政治學碩士學位,現在是尼泊爾全國工商聯的主席,相當于第二個總理;二兒子蘇瑞茲(Suriz,意為光線)畢業于美國伊利諾伊香槟大學,是尼泊爾全國工程師協會的主席,我的直接合作夥伴;大女兒和大兒媳幾年前同在一起飛機失事中遇難,在世的女兒蘇珊畢業于美國羅德島大學,現在從事IT行業的工作;現在的大兒媳婦麗都(Lydu)出身于印度旁遮普錫克教徒家庭是80年代印度選美冠軍;二兒媳婦安妮(Anne)是愛爾蘭人的後裔長着一副典型的歐洲人面孔。這是一個優雅的國際化的家庭,老先生清醒的時候,告訴他的子女:我死以後,我們家族一定要把與禾豐的合資企業做成尼泊爾最大的農業公司、我們家族最大的企業。蘇拉茲(Suraz)比我大5歲,蘇瑞茲(Suriz)與我同歲,我們如同兄弟般親密無間。他卻告訴兩個兒子不要把我當成兄弟,要當成老師一樣尊重

白迪亞(Vaidya)先生給予我們的不僅是一個成功的合資企業,他還傳遞給我們大企業家的風範與境界,那種設身處地替對方考慮的善意是遠比锱铢必較更高超的商業智慧。在和北朝鮮企業、和荷蘭德赫斯(De Heus)公司的合作中,我自覺地維護公平公正,努力保護夥伴的利益,我們之間的合作都相當愉快。


我非常感謝白迪亞(Vaidya)先生給我的影響。他使我在追求成長時知道怎樣做到高尚,知道在什麼時候需要勇敢,在什麼時候更需要謙讓。他讓我懂得在一個更大的成功中,你所能夠分享的必然更多。當今的中國是一個正在成長的大國,我們很多企業家卻還停留在斤斤計較的階段,我們自身實在需要成長了。